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美幻电影论坛-专注电影资源在线免费分享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如果两个病娇互相喜欢会发生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 21: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便写写,大家凑活看,切莫当真,拒绝模仿,在现实中建议大家遇见变态就跑,千万不要相信在文学中发生的事会发生在现实)

  病娇女×病娇男

  我是一个病娇,我的名字叫顾冰

  今年刚刚上高二,在遇上他之前我都是别人眼中的有些古怪的人,总是一个人走,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活,也没有特别知心的朋友。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腼腆的女生,人并不坏,也很乐于跟朋友们聊天,他们都很奇怪为什么我这样的女生会没有朋友。

  曾经有过那么几位与我交好,但是她们总说我对她们的掌控欲太强了,但是啊,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让她牢牢的在我身边,让她永远永远属于我吗?我是因为喜欢她们才这么做的,怎么能就因为这个就厌恶我呢?

  后来啊,她们因为一些原因就消失了,无影无踪,她们的父母都发了疯一样寻找着她们的踪迹,然而没有人找得到她们,谁让她们跟其他人做朋友,让我自己一个人的?

  她们是罪有应得啊,怎么其他人就不懂呢?为了怀念她们我特意把她们的饰品收藏起来,她们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吧,我是如此的喜欢她们呢。

  可是一切一切都不一样了,当我看见他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不是那种令人感觉凛冽,冷峻的寒峰,也不是肆意张狂的沙漠。

  他就像让人感觉温暖的太阳,毫无防备的向周围人散发他的能量和热度,每每都是替他人着想,也有很多人愿意围在他的身边,享受着他带来的热量,他的出现仿佛在我灰暗生活中的一缕阳光,在灰色之中那么显眼,那么漂亮,让人忍不住去接近他,也甘愿为了他而燃烧。

  在他笑的时候,世界就停留在他的身上,散发着令人移不开眼的光芒,似乎空气都有了温暖的气息,他的音笑容貌,一举一动,都深深的刻在我的心里。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看到他我的心就在狂跳,心底的声音在咆哮,仿佛一种力量再告诉我,快些把这个太阳据为所有,让他的光芒只对我一个人散发,让他的眼神只望向我一个人,这是什么?我的心底在犹豫着,可能是我爱上他了吧

  我开始去他常去的地方,去偶遇他,又当做陌生人一样从他身边路过,拿走他的东西收藏起来,偷偷的跟踪他回家,搜索所有他的消息,知道他的一切,嫉妒和他嬉笑的任何人,那样美好的我生命中的太阳,他只能是我的!

  很奇怪的是我身边的东西也在莫名其妙的没了,其他东西就算了,有一条从小妈妈送我的手链去哪了?明明每天我都带在身边啊

  是为什么呢?我的桌洞里多出了一些我爱吃的糖果,太奇怪了啊,按理来说没有人会知道的,在这个学校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我的喜好,到底是谁?一连几天下来,我都找不到这个人,我虽然感觉很不对劲,但是依旧在默默的关注他。

  这是平常的一天,绚烂的夕阳照在墙头,仿佛要把天空都染成甜橙色,云彩仿佛喝醉了一样浮现出橘色的脸颊。

  我一如往常的在拐角处等他路过,怎么还没来呢,正常的时间都应该在了啊,我小声嘟囔着。

  “同学,同学?”哈气喷在我的脸上,转头看过去,熟悉的眼眸里透着关切,“你东西掉了。”旋即,一抹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世界因此而停下,光芒从他的身上发散开来。

  啊,是他!“我我我,那个你你你。。”说话的时候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声音止不住的颤抖,低下头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手足无措说的应该就是我了。

  “记得要捡啊”少年在夕阳的照耀下向我挥手,那样温暖的笑容,只能属于我啊。我痴痴着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在看着他离开之后,我回过神来,想要捡所说的掉下的东西,

  这不是我之前丢的找不到的手链吗,它为什么出现在这呢?

  ————————————我是分割线——————

  我是一个病娇,我叫乔渊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双亲一直在吵架,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能听见他们的吵闹声,我曾经大哭的祈求他们能和好,但是他们所做的之后将我拉开,然后继续。

  没有人关心过我的死活,夜晚都是;我一个人度过的,没有人爱我,我时常在想什么时候才能遇见那个人呢?

  我望着深邃的星空,星星互相发着光,衬着天空更加美丽,满天的星星是我在父母争吵时唯一的无声的安慰。

  “真好啊,连星星都有人陪着”昏暗的灯光下,我默默的打开日记本写下这句话,日记本是我每天生活的总结,我常常将每天的生活写在上面。

  父母的争吵声渐渐小了,“哐”的一声巨响,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声音, 说不定又是谁摔门而出,在一身疲惫中躺在床上,蜷曲着闭上了眼睛,要是他们都消失就好了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

  不不不,我怎么能这么想呢?我质问着自己,谴责这样的想法。心底一个黑暗的声音告诉我如果不这样做,他们就永远烦着我,无视我,伤害我,永远永远。

  这时“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灯光刺痛着我的眼睛,我慌张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问道“是谁啊?”

  “嘘,是我啊”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女孩,用手抵住我的嘴,她叫顾冰,住在我家隔壁,我常常看不到她,她也不出门,唯一相通的是阳台,我的房间在阳台旁边,两家的隔离仅仅是一道不足为据的栅栏,加上我家住在一楼就算掉下去也无足轻重。

  所以她常常和我在阳台说悄悄话,虽然我们都没有明说,不过我相信我和她都是对方生命中第一个朋友。

  “你怎么来了?”我定定站在阳台看着她

  “我不能来了?”冰说着一边把手叉腰上。

  我勾了勾嘴角,散发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看着她,“不是,只是我快睡了。”

  “那个,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的”她扭捏着裙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什么事啊?”我危险的眯着眼睛,难不成,在父母不爱我之后,连她也要离开我了?

  好像察觉出我的恶意,之间她慌慌张张的说“那个,我妈妈送给我了两个手链,送给你一个。”调皮的笑容肆无忌惮的在脸上绽开,我张了张嘴,还未说什么,就听见隔壁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冰?你在哪?”

  我还来不及告诉她我的名字,她匆忙的放下手链就走了,后来第二天我就得知了她已经搬走了的消息。

  我失望极了,心底的黑暗咆哮着,仿佛即将冲出我的身体。

  在那不久,父母离婚了,原因是母亲发现了他身旁有一个陌生字迹的情书,父亲大声的说跟他没有关系,母亲在尖叫中哭着,当晚他们就离婚了。

  我和母亲一起生活,她对于我过的童年一直抱有歉意,但是又没有很多时间陪伴我,只能每次带我去买东西,来补偿我,我倒是觉得比以前好很多,至少没有人吵我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那封情书,是我动的手脚。

  时间倒退一段,父母本就因为吵架而筋疲力竭,父亲摔门出去了,我连忙跟了上去,父亲满面怒容,在看见我之后,放松下来,他拿手按了按眉头,不耐烦的说:“怎么了?”

  我羞怯的看着他,扭扭捏捏的说:“爸爸好久没带我吃冰淇淋了”

  父亲是一个心软的人,带着我就去买了冰淇淋,一边走一边说起当时和母亲如何相知相识,我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却不屑道:“对于心爱的人,为什么不把栓在自己的身边呢?

  说着说着,到了卖冰淇淋的小店了,“先生,欢迎光临”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父亲礼貌性的笑了笑,那个卖冰淇淋的少妇我认识,总是笑的甜甜的,

  父亲在远处的树下坐了下来,给我钱让我去买,我蹦蹦跳跳的跑过去,给了她钱,小声的跟她说,“姐姐,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少妇疑惑的问:“怎么了?”

  “我的父母吵架了,我有没有办法劝,我真的非常想让他们和好,你能替我写一封信吗?”我看着她,摆出一副无辜的笑脸

  “是吗,就当我帮你这个忙吧,那怎么写呢?”姐姐一边把冰激凌递给我,一边说

  “我说你写就好了”我似放松的跟她说

  父亲过了许久都没有看见我回来,一边不解孩子为什么还不回来,一边向我走过来,我拿着快要吃完的冰淇淋,笑着对父亲说:“走吧”

  第二天,他们就分开了。

  时间拉回现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只有跟周边人打好关系,他们才能和我说话,却也会和其他人说话,我心里非常不满,但是也不能说出来,因为这些人对我来说只是浮云,只是可以利用成增加我的存在感的东西。

  可是我再也找不到她了,那个在很多个孤寂的晚上,陪着我的女孩子,我们在满天的星空里做伴,一起说着前途和未来,女孩子总是羞涩的,除去那搬走的一天,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每一个晚上,我都会想起她,心底像有这么东西在一抽一抽的疼,仿佛有一把无形的钝刀,在来回缓慢的刺痛着我的神经,可是我又去哪里找呢?她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名字,

  冰?是她的名字吗?可是这个名字有太多人了,我找过太多遍了,一个又一个,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从小区到每一个小学,初中,我总是找不到她,我再也经不住打击了,我只想要她!

  我要她永远在我身边,离不开我,我们永远在一起。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我升到了高中,周围人说我拥有着光芒,有令人温暖的力量,只有我知道那样的光芒是虚假的,真实的我不过是在冰冷的深井里等待着那个她的救赎。

  我们年级也有一个与她相似的女生,我只知道她们的名字是一样的,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关注她。

  直到那一次,我和同学打闹嬉戏着,她从另一个转角走过来,一刹那,我们的眼神交汇了,像是相识已久的恋人,我与她并不熟悉,只能礼貌的笑了笑,她的脸似乎害羞的红了,没有多留,只给我留下一个慌张逃离的背影。

  那天晚上,我又一次想起了她,她在哪里,过的好吗,有喜欢的人吗?不知不觉的把顾冰的脸和她的脸重合到一起,她们会是一个人吗?

  我被这个想法所惊讶,背后猛的冒出冷汗,辗转反侧,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和她相遇时的画面,我这是怎么了?不禁质问自己,一夜无眠。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命运给我的安排。

  —————(居然真的有人看???)————

  这里是二更

  (是这样的,答主是一个写作小白,写的辣鸡有人看已经是万幸。希望在八月二十四看到朋友们踹一下评论区里的人。毕竟太多了答主踹不过来,感谢点赞评论帮我踹人的小可爱)

  8.24

  乔渊,乔渊,他叫乔渊。

  谁的乔渊?我的乔渊。

  我的乔树,诱我入深渊。

  顾冰把这写到墙上,痴痴的看着照片,照片中的少年笑容飞扬,有抬头看着天空,有侧颜对着流浪的猫狗。墙上满是涂鸦,是不同的字体写出的乔渊,有的刚劲有力,有的秀气玲珑,无一例外都是他,千千万万遍的他。

  想拆解他的光芒为我所有,想撕下他的烈焰为我所燃,想让他融入骨髓化为最极致的浪漫与我共存,想让他走入我心成为最不羁的东风肆意妄为。

  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骨子里。顾冰的脸上有了几分绯色,双目失神的看着照片,失力跪坐在地上。心中空留一个念头:他是我的,谁都拿不走。

  乔渊挣扎在思维的边缘:如果顾冰不是她,那一串手链如何解释,如果是她,以前的种种她是忘记了吗?自己在她的心中算什么?

  难不成,她已经不在乎了?乔渊猛的想到了这一层。他已经等她太久了,每每在掉落的深渊里,支撑他的是儿时虚妄的一束光,可笑的是现在他发现,那束光从来只是偶然,只有他把这一切视若珍宝。

  可我爱她,乔渊心想着,她本来就该是我的,一颦一笑,一手一足都该是我的。即使忘记了也没有关系,你会记起来的,我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光明会被黑洞吞噬,永生永世都在一起。

  那就来吧,随我进入深渊,在雾霭中舞蹈,在波涛里相吻,在黑暗中撕咬。乔渊的眼中翻涌着黑暗,谁让你在一开始就招惹我的呢?

  此时痴笑在墙边的顾冰和面露疯狂的乔渊都只有一个想法:

  你,跑不掉了。

  第二天,顾冰照常去教室不同的是,有一些女生指着她窃窃私语,男生们也用好奇的眼光靠在旁边。乔渊噙着笑意,眼中含着意义不明的神色看着她一点点走过来。

  他看我了,顾冰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脸上有了几分绯色,一双手紧紧的绞着帕子。自己举起刀子的时候可比现在要冷静的多。顾冰急匆匆的坐回到座位上一边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跳,难道他也喜欢我吗?

  “喂!你叫顾冰是吗?”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女生肆意的掀翻桌子,浓烈的香水味把顾冰呛的一口。水瓶里还有刚刚接的温水,就这样泼在了顾冰的身上。顾冰认出来这是学校里的有名的“大姐”———姚婉。顾冰按捺住自己想要动手的心,努力的维持自己在学校的形象,乖巧听话才是“顾冰”在乔渊眼中的样子。

  顾冰低下头没有直视她的眼睛,小声的说:“是我。”“放学等着。”姚婉说罢就扬长而去,其他人这才围上去,他们的眼睛里有不屑,嘲讽,同情。但是顾冰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东西,丝毫没有刚才“慌乱”的样子。

  童雪看着顾冰,以为她是被吓傻了,好心的帮忙捡起地上的课本,一边跟顾冰说:“诶诶,你知道她为什么专门针对你吗?她喜欢乔渊,但是今天有人传出来乔渊喜欢的人是你。”

  顾冰收拾东西的身子,愣了愣。转身抓住童雪的胳膊,不可思议的说:“什么?乔渊喜欢我?”“冰冰,你轻一点,嘶我有点疼。”童雪扯着嘴角。顾冰像是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喃喃道:“他...喜欢我?”

  乔渊在人群里看到了顾冰被欺负的全过程,身旁有人插科打诨的说:“呦,乔渊你福分不小,连着两人为你争风吃醋呢?”乔渊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放学吗?真想看看自己看上的小女孩会是什么样子。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幻电影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1-4-12 00:20 , Processed in 0.14922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