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美幻电影论坛-专注电影资源在线免费分享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另类的“小众”电影—《红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9 19:4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日本影史上,宫崎骏的《红猪》于九二年七月上映就创下了54亿日元的票房、305万观影人次的纪录。商业上的成功似乎在说《红猪》并不是一部小众电影。但是笔者所说的小众并不是指商业上的。而是源自它并没有兑现其所有的价值,以及其文本内涵没有被时代充分阅读和了解。它的小众是与宫崎骏的众多电影中相对而言的。

  在宫崎骏的众多电影中,主人公大多是以少女为主的。但《红猪》却是一个另类,它的主人公是一个中年男子,而且是一个变成猪的中年男子。电影叙述所运用的成人化视角无时无刻不在说:这是拍给成年人看的!因此,《红猪》注定不可能像《千与千寻》和《龙猫》那样吸引广大的、不同年龄阶段的观众。其次,《红猪》中运用了对先行文本、符号的引用和转借,以及反讽、戏仿、暗喻、影射等手法,融入了鲜明的个人化色彩,刻画了一个性格特征复杂的主人公。在戏谑式的、幽默轻快的叙事风格下宫崎骏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对“战争”这个主题的思考。

  一、《飞行艇时代》

  说到《红猪》,就不得不说它的前身—《飞行艇时代》:《宫崎骏杂想笔记》的第14回至16回。《宫崎骏杂想笔记》包含了13个独立成篇的故事,全都是以武器、坦克、飞机等军事器械为题材。而《飞行艇时代》是其中篇幅最长、故事性最强的一篇,可以说《飞行艇时代》是《宫崎骏杂想笔记》的总结。它讲述的就是一战后退役的意大利飞行员波鲁克与美国人柯蒂斯驾驶飞艇在空中展开对决的故事。波鲁克猪面人身的形象可以说是宫崎骏充满矛盾的自我形象化身。

  宫崎骏近乎疯狂地痴迷于这些军事器械,与他的成长经历是离不开的。宫崎骏家是经营飞机工厂的,在飞机零件工厂里长大的宫崎骏对军用装备和各种武器有着自然的亲近感。在自己哥哥的影响下,他还广泛地涉猎各种战纪等纪实文学。作为专业级的飞机模型爱好者和军事迷,宫崎骏自然想把这些元素加入自己的作品中。然而在接受战后民主教育后,宫崎骏对战争有了新的思考。对于家族在战争期间以生产军工的方式参与战争,宫崎骏产生了深深的负罪感。

  “我的兴趣实在无法向别人炫耀,那就是非常喜欢军事方面的东西。虽然自己也觉得无聊,但还是喜欢。我常想,自己怎么会做这种蠢事,实在太傻了,但同时仍然会狂热地阅读各种战记。虽然知道这很愚蠢,但还是喜欢得不行,喜好那种疯狂的热情。当然,其实我并非是去肯定它们,而是要否定那些东西。就这样在根本无法化解的矛盾状态下,已经过了将近40年,积累了很多东西,所以想表达出来,当然这并非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所知。”

  —《宫崎骏杂想笔记》序文:《这本书,没有任何资料价值》

  《宫崎骏杂想笔记》中很多人物都是以猪的形象出现的。坚决地反对战争却生长于这样的环境,这是他不能摆脱的自我矛盾,将自己戏谑地画成一头猪,可以说猪面人身形象也是由此而来。

  二、《红猪》

  就情节链而言,《红猪》的故事并不复杂:波鲁克在与对手柯蒂斯的一次较量中落败,最后实现复仇的故事。来自美国的飞行高手柯蒂斯,是“曼玛尤特”(意大利语“妈妈我怕”)空中强盗集团为对付赏金猎手波鲁克而雇佣的。在一次与柯蒂斯的遭遇中,波鲁克的爱机Savoia S.21受到重创而坠落,之后在米兰的飞机修理厂,经过少女设计师菲奥的精心打造获得重生。此后,在空中强盗集团的安排和见证下,波鲁克与柯蒂斯展开了一场从空中到陆地的“大决斗”,最终波鲁克以极其微弱的优势胜出。柯蒂斯被迫支付了波鲁克的飞机修理费,而波鲁克的获胜也使对波鲁克心存爱意的菲奥免于成为对手柯蒂斯的新娘。

  《红猪》中的每个人物都有其具体的现实形象的:电影中的“曼玛尤特”空中强盗联盟成员,就是由曾引发了欧洲战争的各地区不同的人种构成的,其中有法国人、瑞士人、西西里人、诺尔曼人末裔、普罗旺斯人、奥匈帝国原贵族、克罗地亚人等等。他们的相貌分别代表着不同民族的特点,在影片中他们超越了国家和种族,在一个海盗式的无政府主义集团里团结起来。而主人公“红猪”,本名马可·帕哥特。片中对他多用昵称、即“波鲁克·罗素”来称呼。“波鲁克·罗素”是意大利语“红色的猪”(Porco Rosso)的发音。而根据宫崎骏推断,“红色的猪”最初大概是意大利法西斯党徒对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的蔑称。

  《红猪》的故事背景是20世纪20年代意大利,创作时间是90年代初—正值全球范围内“红色”政权瓦解、转向巨变的时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意味着自巴黎公社以来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在实践中遭受了重大挫折。宫崎骏自称为“心情上的左翼”,在学生时代就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信念产生共鸣,因此宫崎骏的心灵遭到了极大的震撼。在《红猪》的制作期间,还相继爆发了海湾战争和南斯拉夫内战、美国对伊拉克发起军事进攻等事件,这些都为《红猪》增添了一些别样的内涵。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红猪这一原本来自法西斯党徒对共产主义信仰者咒骂的名字,被赋予了浓厚的政治色彩:“红色的猪”和他“红色的爱机”都是宫崎骏自己的“红色理想”的隐喻。电影中红猪看的报纸上的内容、电影的插曲《樱桃时节》、红猪看过的电影,无不透着红色的主题。

  电影中,波鲁克在实现复仇之前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挫败者。关于其爱机在遭遇柯蒂斯时意外从空中坠落的原因,到底是由于飞机本身的引擎故障,还是被对手击落,波鲁克和柯蒂斯两人各执一词,影片对此做了暧昧化处理。但不管怎样,波鲁克的飞机从空中坠落,曾一度化为一堆残骸,是不争的事实。这一情节意味着“红色”理想主义者波鲁克的一次象征性死亡。尽管后来他的红色爱机获得重生,但除了沿用机身的红色以及原有的飞机型号,整个飞机由内到外,都经过了一番脱胎换骨的更新改造,甚至连引擎都被彻底改换。

  由此可见,从隐喻性的层面来看,《红猪》的故事叙述与左翼理想遭遇巨大挫败的90年代的时代背景关系密切。波鲁克运载着自己爱机的残骸,面对如血残阳在游艇上迎风而立的场景,将主人公内心的挫败感以及坚守自我的信念同时表达出来。而紧接其后出现的画面,波鲁克拿在手里的报纸上清晰可见“红色羽翼已经折断”、“红猪将何去何从?”等意大利语的醒目标题,无疑具有叩问左翼理想在现实中遭受重创之后,左翼思想信奉者将何去何从的双关语义。这未尝不是宫崎骏的自问,同时他也通过对坚守立场的“红猪”的塑造,对此做出了明确的自答。

  三、总结

  除了“红色”的主题,《红猪》还带有“反英雄”、“非国民性”,女性主义的视点。作为在一战中为国立功的英雄,却自施魔法把自己变成猪(对英雄身份的自我否定)、拒绝为国家投入新一轮的战争,坚决抵制法西斯主义的裹挟和煽动(非国民性);波鲁克、柯蒂斯和“曼玛尤特”海盗团强烈的女性崇拜、女性对波鲁克折断机翼的修复、女性对波鲁克飞机武器的毁坏(反战)等,都是基于女性主义的立场与视角,反对战争、化解战争。

  当然,《红猪》值得研究探讨的内容远远不止于此,但是作为一部动画形式的“反战”空战电影,《红猪》给了我们一个认识、了解宫崎骏的电影观和战争观的途径。它以“反英雄”、“反战争”、“反浪漫”等反逆的姿态,批判和解构已有的美国式的“动画片”、“空战片”、“言情片”的俗套化情节叙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更加突出了它的深度。

  最后,如果大家还想对《红猪》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与学习,笔者建议大家去读一读秦刚先生的《捕风者宫崎骏:动画电影的深度》,本文的大多观点与内容都来自此书。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关注一下公众号”漫谈客“,希望可以跟大家一起交流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幻电影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1-3-4 08:14 , Processed in 0.20166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